原生态购物网

杭州七月半风俗

  • 白族连理会的故事
  • 苗族花山节
  • 布朗族的“邀贯奇”婚俗
  • 一字起始的谚语有哪些?
  • 中国最后的三寸金莲部落
  • 换花草决定性别 一年两天可结婚
  • 贝叶经:树叶上的傣族文化
  • 布依族唱歌择偶偷袭成亲
  • 彝族婚俗:同床共枕过七关
  • 新婚当夜不同房的苗族风俗
  • 中国民俗中的"钱神"
  • 钟情"殉情"却难言爱的纳西文化
  • 中国历史上的10位邪神
  • 厦门中秋节博饼的由来及游戏规则
  • 土家族的迎宾礼
  • 杭州七月半风俗
  • 山东婚嫁习俗
  • 趣味横生的"少女节"
  • 裸浴习俗探秘
  • 端午节各地风俗一览
  •  
    黄鼎铭的《望江南百调》中有一首云:
           扬州好,焰口号盂兰。铙钹当街随意击,袈裟高座喜人看,路鬼暗讥讪。
           前文“扬州好,灯节庆元宵”一节中提到农历七月十五是“中元二品七气地官清虚大帝”的生日,其实扬州民众并不一定熟知这一天是哪一位神灵的生日,扬州人在书面语中把这天称为“中元节”,而口语中则叫做 “过七月半”,或者直率地叫做“鬼节”。时至今日,在扬州的城乡各处,有时还可见到七月半祭鬼敬神的习俗。
           此俗源于《盂兰盆经》所载的目连救母的故事,以及寺庙里设盂兰盆会诵经超度亡灵的宗教习俗。
           佛经上记载,目连神的母亲死后,食物进了她的口中便化为烈火。目连为救助母亲,出家向佛主求救,佛主传授了一部《盂兰盆经》(“盂兰盆”在印度语中为“解倒悬之器”),只要一念此经,就可以招来四方神灵一起救助他的母亲。后来这一佛事活动从寺庙和信佛的人群中扩大到四邻街坊,人们组织起“盂兰盆会”,请来和尚大放焰口,单一的宗教活动演变成兼有民间娱乐性质的民俗活动。
           过去,扬州的盂兰会不仅在室内,还扩展到大街上。不仅是白天,更热闹的是晚上。也不仅是在七月十五这一天,而是“自朔至晦不断”。有的和尚当街诵经奏乐,其目的不在于佛事本身,而在于吸引民众来娱玩。在仪征,盂兰盆会期间还要在街头巷尾扎起有彩灯的牌楼,“前摆斗香架,后设焰口台,中间布幔,下悬各色粗细灯。其新颖者,则西瓜灯、番瓜灯,雕镂而成,极其精巧。两旁扎若干纸鬼,内藏灯碗,如赌鬼、酒鬼、大老官、蔑片等,皆讪笑世人者。”(《真州竹枝词引》)
           和尚借机“讪笑世人”,世人也借机与和尚娱乐一番,宗教的神圣和神秘在“鬼节”上消失了。当和尚在台上行法事时,除正常的照例诵念盂兰经外,观众还要借机要求他们加唱一些时兴的俚曲小调,如“银纽丝”、“湘江浪”等,以博众人一笑。民众称这种焰口叫“小板焰口”,又叫“花焰口”。所以《真州竹枝词引》评说道:“僧来诵经,必令放小板焰口,……以云超度亡灵,恐未必也。”
           在“过七月半”这天,高邮还有“赛城隍”的习俗。汪曾祺在他的小说《水蛇腰》中有一段细致的描绘:
           正是阴历七月十五,“迎会”(赛城隍)的日子。这个地方每年七月十五“出会”。近晌午时把城隍老爷的“大驾”从庙里请出来,在主要街道上“巡”一“巡”,到“行宫”里休息,下午再“回銮”。这是一年里最隆重最热闹的日子。大锣大敲,丝竹齐奏。踩高跷,舞狮子,舞龙,舞“大头和尚”(月明和尚度柳翠)。高跷有“火烧向大人”(向大人即清末征太平天国的名将向荣)。柳枝腔“小坟”中贾大老爷用一个夜壶喝酒……茶担子、花担子,倾城出动,鞭花訇鸣,各种果品,各种鲜花,填街满巷……
           其实“过七月半”最有情趣之处不是在白天的街头,而是在夜晚的河边。夜幕降临了,在水边可以看到与正月十五元宵灯会相仿佛的彩灯。只不过元宵灯会的花灯队是在陆路,而七月半的花灯队是在水路。沿着河道,划子船排成一长溜,每条船上载一对花灯,“衔尾而进,层次井然,观者疑为陆行,竟忘其在水中也。”划子船过去了,紧接着的是“神座船”,那“神座船”上供奉的神灵是谁,不像在陆路上看得那么清,不过这并不重要,人们惊讶的是“神座船”上“数百盏灯,照耀水上,异样光彩”,简直是一座花灯的彩楼迎面而来。跟随在“神座船”后面的有三条船,“一船坐众僧,放焰口;一船焚冥镪,铁丝络罩之;一船放荷花灯,飘飘然随潮而下”(真州竹枝词引)。人们常常要娱玩到二更天后,此时皓月当空,水天一色,放棹归来,兴致未消。
           这个场景记叙的是仪征,扬州的其他各县城未见这么详细的记载,想来当初很可能大致如此。遗憾的是现今的人们没有见过这种场景,如果把这种富有扬州水乡特色的民俗活动挖掘出来,再加以整理和提高,一定能成为一项地方风情浓郁的旅游项目。
           这种大规模的七月半游湖活动现在看不到了,但民众自己的祭祖和斋孤习俗还可以见到。扬州有一句俗语,叫“早清明,晚大冬,七月半的祖宗等不到中。”是说一年有三次祭祖,祭祖的时间有讲究,清明节宜早上,大冬(即农历冬至日)宜晚上,而七月半宜晌午。七月半的晌午,在扬州的街头巷尾,可以见到有人家在墙角处焚烧纸钱,还要多做几样素菜,午饭时上供祭祀。
           有人认为七月十五是“鬼节”,阴间的群鬼都放假外出,阳间有家的都回家享用祭祀,无家可归的则四处游荡,甚至为害作乱,于是有些迷信的善男信女便买来“毛昌纸”,做成纸钱到路边或野外烧化,祭祀这些野鬼,此举谓之“斋孤普渡”。野鬼中有许多“淹死鬼”,便有人到河边去放“河灯”。“河灯”都制作成莲花形,所以“河灯”又叫做“荷花灯”。黄鼎铭在《望江南百调》中记录了这一习俗:
           扬州好,水会夜深过。桂楫迎来都土地,荷灯放满护城河,施食市僧多。
           放荷花灯的习俗中断了几十年,近年来宗教信仰自由,七月半在扬州瘦西湖畔水域放荷花灯的也有了,一只只荷花灯点燃着飘浮在河心,皓月当空,灯火点点,水波荡漾,难以分清哪是灯光,哪是星光,倒也不失为扬城一景。
     
     
    首页| 民族工坊| 民间工艺| 民族服装| 民族图腾| 民族乐器| 特色街 | 新闻中心 | 知识问答